Aktivity

艺术品拍卖所得将为听力障碍儿童提供帮助

艺术品拍卖所得将为听力障碍儿童提供帮助

捷中友好合作协会协助北京儿童医院的听力障碍儿童患者获得了辅助治疗资金。   捷克在去年迎来了独一无二的 北京-布拉格 中国当代艺术新视野 巡回展,展览在布拉格城堡皇家马厩内展出。由40位中国艺术家创作的一系列独特作品展由布拉格城堡管理局和捷中友好合作协会联合组织,Prinz Prager Gallery 承办。 在中国当代艺术展期举办间,通过拍卖画作成功筹得了1百万克朗的善款。捷中友好合作组织了该活动并决定了这笔善款的受益者。 总部设于北京的北京贫困儿童健康扶贫基金会成为了受益组织之一,获得了50万克朗的善款。北京儿童医院的听力障碍患者将通过基金会得到此笔善款的救助。两天前善款已经由友协监事会主席雅罗斯拉夫•德沃吉克转交给了基金会会长田Feng Qin女士。此笔善款救助听力障碍儿童之后所剩的余款亦可用于帮助贫困家庭儿童。 此次公益拍卖所得善款的第二部分(50万元)已转交捷克Motol附属医院用于协助儿童病患的治疗。

了解更多 ›
实事求是地看待与中国恢复对话

实事求是地看待与中国恢复对话

捷克政府在几周前展开的与中国政治关系的恢复经过了扎奥拉莱克对北京的访问后终于有了具体的形式。   十四年以来,捷克外长首次与中国外长进行了会晤。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内阁其他几位成员也将访问中国;捷克总统计划秋天访华,同时总理的访华行程也正在准备中。 我们应该欢迎两国最高领导人之间开展的政治谈话和会晤。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今是世界舞台上最重要的一员;中国是我们在欧洲以外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近几年对中东欧地区的发展非常感兴趣。 中国所依靠的文化和政治传统和我们西方的差别很大。中国的快速发展也因此使得西方担忧,两边有过摩擦、误解,也有过纷争。但中国的不同也给我们竖立起一面镜子。通过中国我们才更了解我们自己 – 更清楚地看到我们的优势和劣势。 通过跟中国的对话我们能更好地认知自己,超越误解,然后共同面对国际问题。只有当解决国际问题的方案真的具有国际性时,而不只是西方式的,才有可能在被世界所接受。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西方已经不再是绝对的领袖,而是重要力量之一,就像中国一样。这样一来,恢复捷中关系是绝对重要的,是不可被质疑的。 在这种背景下,捷克政府的对华政策依然受到了各种质疑。在这些质疑背后隐藏的大多是对世界的平视,或是无知。一方面,政府受到了经济实干家们的表扬,因为他们希望捷克企业登陆中国市场时会更简单,也希望因此能带来来自中国的投资。 另一方面,政府受到了坚持原则的卫道士们的抨击。他们批评政府忘记了西藏和人权。其实没有一方是完全正确的。 这两个“半真理”的简短结合促成了体现所谓捷克外交政策的漫画,图上画着为了肮脏的钱而卖掉了哈维尔的原则。最近,众议院外事委员会主席卡雷尔•施瓦岑贝格也借用了这个漫画,将我们的外交政策比喻成卖春的放荡女子。 事实和这些说法其实相差得很远。政治关系的恢复的确是实现捷克经济利益的条件之一,但其本身并不能一定保证这些利益都会实现。因为中国的特殊条件,任何想要在中国市场上得到长期回报的外国人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而且中国在其内陆地区还有很多投资机遇,中国的对外投资目标也不完全符合捷克提供的条件。中国大量投资原料、农业用地、高新技术或战略基础建设等方面。捷中关系中尚未被利用的贸易机会肯定是有的,但是不能盲目高估它们。最终的实现还是要看捷克企业的能力。从这一方面来看,没有现成的钱是摆在桌子上等我们拿。 但捷克也不是要通过恢复政治对话卖什么东西,就更不用说要卖掉自己了。捷克希望将官方有关人权问题的对话继续下去,并在实用层面上给维权人士提供一些人道主义和道德上的支持。 我们政府发表声明,表示尊重广义的人权。而广义人权所代表的是比原来公民权范围更广更清晰的人权概念。 这使我们能看到中国近十几年来的巨大社会进步,看到这么多的政治注意力都集中在受到严重影响的生态环境上以及反腐败的决心。 现在的外交政策也映画出在西藏问题上更均衡的态度。这种外交政策感知着这个中国自治区因各种种族、文化和现代化发展所造成的复杂情况。它的解决方法应该是各方之间展开包容性的对话,这也是世人期待中国领导人会做的事。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西方不能通过外力强行让中国展开这种对话。 在这里也需要对哈维尔时期开始的传统说两句。1990年,哈维尔在布拉格会见了西藏达赖喇嘛。这在当时的情况下是有着个人和时代意义的独一举动,是两位长期被共产党政权监视的公众精神领袖的会见。在那个年代的气氛里,哈维尔完全可以不去思考这可能带来的政治影响。 特别是达赖喇嘛当时不但是重要的精神领袖,还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最高政治领袖。而这个逃往政府是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就同其他国家一样)所不承认的。 接待达赖喇嘛可能会被当成承认西藏流亡政府的举动,更会被看成是对中国领土完整的挑衅。但无论是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还是现在的捷克共和国,或是其他国家,没有一个国家做出了这一行为。所以马丁 ∙ 布尔西克对索博特卡政府不承认西藏流亡政府的斥责(4月25日《人民报》)真的很滑稽。 索博特卡政府只是奉行了前几届政府的即行政策,这里还包括了布尔西克任职过部长的那两届政府。 无论如何,哈维尔的举动还是启发了捷克乃至很多西方的政客,虽然这举动本身的原有意义已经被人曲解而变味了。 接待达赖喇嘛已经成为政治上的惯例,无论是为了在内政上吸引某些选民,还是为了在外交上向中国施加压力。 如果这种压力带来过什么好处的话,那么这个好处肯定没有促成包容性的对话,更没有使西藏的情况好到哪里。正好相反,正因为这个原因,对话的可能性反倒减少了。因为中国对自己国土的完整产生了焦虑,这使得他们的最高领导人不得不采取积极的防御,而这对对话是没有任何益处的。所以终止这种惯例是应该的。 达赖喇嘛的确是鼓舞人心的精神领袖,帮助他无数追随者战胜西方式的精神空白。但他不是国家领导人该接触的谈判伙伴。 捷中关系依然被两种简化了的设想所囚禁:一方面是努力增加收入的企业,另一方面是要求确保人权的各种非政府组织。但国家即不是企业,也不是非政府组织。 国家通过自身的外交政策为企业、非政府组织和其他参与者创造条件。而恰恰是刚刚开始的政治关系恢复将克服深厚的文化和政治差别作为目标,并为最简单直接的相互交流和两个社会的合作创造条件。   彼得 ∙ 德鲁拉克(作者为外交部副部长) 来源:《真理报》,2014年5月2日,第十一页

了解更多 ›
比尔凯(社民党):默克尔、萨科齐和卡梅伦也是乞求者吗?

比尔凯(社民党):默克尔、萨科齐和卡梅伦也是乞求者吗?

作为一位在中国生活过多年、一直关心中国的人,我也想说两句,对有关外交部长扎奥拉莱克访华的一些社论做出回应。   我要指出的第一点,是每个与中国打交道的专家都必须清楚地知道中国外交政策的基础:尊重其领土完整、认可一个中国政策和不支持西藏及台湾独立。 所以这次外交部长扎奥拉莱克先生访华时,两国外交部发表的新闻公报跟大部分欧洲国家曾经发表的共同声明相同,这是中国与欧洲大部分国家关系发展的基础。 公报中所提到的捷克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和领土完整,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及关于遵从《联合国宪章》规定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等敏感话语跟中法两国联合发表的公开声明完全一样。而这份声明是当时法国右翼总统萨科齐当政期间通过的。 顺便说一下,据我了解,捷克外交部在出访前曾就对到底是参考德中两国声明(由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通过的)、英中两国声明(去年由英国政府总理卡梅伦通过的)还是法中两国声明来起草新闻公报进行过讨论。但其实这些声明内容都大同小异,没有任何重大区别。 我想告诉所有那些自作聪明为外交部长出谋划策、否定两国声明重要性的评论家们,如果不公开接受这些原则,就连法国总统或是英国总理也不会被邀请到中国去的。 正因为这个原因,一向保守的英国总理卡梅伦在中国发表声明中表示:“我们尊重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我们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支持西藏独立。” 如果某些人说这次外长访华就像是“在别的国家面前跪着乞求”的话,那么德国、法国及英国的最高领导人也都是乞求者。对了,还有其他欧洲国家的领导人也一样。 中国不会跟任何在国际法框架下对其领土提出异议的国家保持高层往来。当然了,任何其他国家如果处在中国的位置上也会这样做的。 捷克外长15年来第一次访问中国,中捷关系相比之下与欧盟其他国家和中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有很大的差距。默克尔总理每年都要访问中国,2012年一年间还去过两次。她非常关心发展她个人与中国高层政治家们之间的友好关系。同样,法国总统和英国总理每年也一样会与中国沟通。 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欧洲的访问充分体现出中国与这几个国家关系的高水平。柏林2014年3月28日,中国与德国发表了《有关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巴黎2014年3月26日,中国与法国发表了《开创紧密持久的中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新时代》的联合声明。顺便说一下,中国与欧盟之间也存在着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个合作关系的细节是中国国家主席在和欧盟领导会面时探讨过的。 还有人对中方接待捷克外长的级别提出了质疑。根据一些人的说法,国务委员杨洁篪连部长都不是,只是中共中央委员会300多名成员中的一位。 请允许我指出,中国国务院是中国最高国家行政机关,管理几十个部委或部级机关机构。作为国务委员的杨洁篪(这个位置对应的是捷克政府副总理),他是二月份中英两国建立全面战略性合作伙伴关系10周年之际代表中国在伦敦与卡麦伦总理和黑格外长进行会谈的中方首席代表。 还有些人指出,既然访华是为了增强捷克经济,那就应该跟对方工贸部长会面。为了更正这一说法,扎奥拉莱克外长在华访问期间会见了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及中国国家旅游局局长。 在人权方面,有人说捷克政治家们应该以德国总理默克尔为榜样。我真希望可以如此。 在这里我将引用她的一句话。默克尔于2013年6月说道:“人权是不可分割的,但更重要的是使德国人和欧洲明白中国花了多少精力才使得自己成为一个繁荣发展的国家。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还能公平公正地对待其他竞争对手,那我们就不应该阻碍它。取而代之的应该是我们要懂得如何跟上中国富有活力的经济发展,要懂得如何利用在这个道路上出现的一切机会。同时我想,中国政府非常清楚人民也期待着一个法治国家,期待着政府对腐败展开更高级别的斗争,提高对环境的保护,还有更多的自由。” 在与中国的对话中,欧洲政治家们并没有避开敏感话题,但他们也没有像典型的捷克社会那样看问题,非黑即白,只通过西方价值观有色眼镜看待别人。他们理解的人权政策是人类社会发展中对文化、文明和宗教传统上的尊重,除了政治权外同样看重社会权利和生态权利。 在这一点上,我从这次外长访华随行人员处得知,在北京会谈期间,人权问题没有被遗忘,恰恰相反,两位外长会谈时间的三分之一都在讨论人权问题。 与那种毫无意义的不沟通、不合作政策不同,恢复双边关系并展开对话使得我们的外长有机会亲自像中方阐述我们对人权的看法和理解,就像他的欧洲同行那样。 因为这次再次打开两国高层沟通大门的破冰访问,扎奥拉莱克外长现在成为了很多意识形态的、不公平的或不专业的批评的焦点。 中国国家主席在访问欧洲时,受到了欧洲领导人最高规格的热情接待,每个国家都为他准备了惊喜。在荷兰,皇家空军的战斗机为其专机护航;王室召开国务宴会隆重地欢迎他的到来;新培育的郁金香以他的夫人命名。在法国,借着建交50周年的机会,两国之间签订了富有象征意义的50份协议,涉及各个领域。在比利时专门去动物园参观了中国大熊猫。在德国看了小球员们的足球比赛。 令人遗憾的是,捷克的一些讨论让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我们已经没有权利继续向他人展示我们一直引以为傲的宽容和对话,或是永远珍惜并尊重对方的心态。也许我们应该向其他欧洲或世界上伙伴们重新学习。 杨 ∙ 比尔凯 捷克共和国众议院议员 捷克中国友好合作协会会长   资料来源: 议会报

了解更多 ›

Ministr zahraničních věcí ČR Lubomír Zaorálek v Pekingu jednal se svým čínským protějškem

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北京与捷克共和国外长扎奥拉莱克举行会谈

了解更多 ›
中捷外交部新闻公报

中捷外交部新闻公报

应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王毅邀请,捷克共和国外交部部长扎奥拉莱克于2014年4月28日至30日访华。两国外交部达成以下共识:   双方重申高度重视中捷关系,愿以两国建交65周年为契机,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照顾彼此核心关切基础上,本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捷克共和国政府于1999年和2005年发表的联合声明中确定的原则进一步深化合作,为两国传统友好关系发展注入新动力。 双方相互尊重各自根据本国国情选择的发展道路及奉行的内外政策,重申坚持《联合国宪章》规定的不干涉内政原则。捷克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充分认识到涉藏问题的重要性和敏感性,重申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坚持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拒绝支持任何形式的“西藏独立”。 双方愿扩大两国各级别、各层次对话与交流,支持两国立法机关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保持对话。双方重申,愿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共同致力于促进和保护人权。 双方赞赏两国卫生、地方及文化等领域合作取得的积极进展,决定进一步挖掘潜力,密切科技、教育、能源、农业等领域合作,继续加强旅游交流,为双方人员往来提供更多便利。 双方愿加大相互投资力度,推动贸易不断增长,鼓励两国企业赴对方国家投资兴业,并努力为双方合作创造良好条件。双方支持两国企业按照“政府引导,企业决策,市场运作”原则探讨在捷克建立经贸科技园的可能性,支持两国企业在第三方市场开展合作。 双方高度评价当前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良好势头。中方赞赏捷方积极参与上述合作,欢迎捷方今后发挥更大作用。双方愿共同推动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再上新台阶,这符合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断向前发展的进程。 双方愿加强在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中的合作,共同有效应对国际和平与安全面临的各种威胁和挑战。双方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呼吁国际社会加强打击恐怖主义的合作。   资料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

了解更多 ›
雅罗斯拉夫•德沃吉克:抛弃意识形态和偏见看待外交部长的中国之行

雅罗斯拉夫•德沃吉克:抛弃意识形态和偏见看待外交部长的中国之行

我阅读了《议会报》上政治学家拉基斯拉夫•摩尔克拉斯撰写的题目为《我因扎奥拉莱克的中国之行表示震惊,捷克外交政策为经济让路》的文章。   摩尔克拉斯认为,捷克至今为止的外交政策“符合盟国的利益”,而外长访华则超出了迄今的“与西方国家一致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之间可接受的平衡极限。所谓的可接受界限在于捷克首先是个西方国家,是欧盟及北约的成员国。 在此我想做出简单的回应,抛弃意识形态和偏见,用事实,而非假设地展示我们的西方及欧盟盟友国从与中国当前利益的角度出发所制定的政策方向。 中国拥有全世界20%的人口(欧盟占7%,美国占4.5%,俄罗斯占2%)。在未来的5年内,中国的进口量将达到10万亿美元,国外投资将超过5000亿美元。中国是全球第二大,以及增长速度最快的经济体,而到2030年,可以几乎肯定的说,中国将替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 对于欧盟来说,中国不但是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战略伙伴和国际舞台上重要的一员。所以欧洲的政治家们理所当然地将中国视为平等和重要的伙伴,同时非常积极地,快速地深化中国与欧盟成员国之间的伙伴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在2013年12月带着阿尔比恩最大的代表团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则在2012年带着中国有史以来接待过最大规模的代表团到访中国。中国也成为默克尔在2012年唯一一个连续访问两次的国家。法国总统奥朗德在2013年4月访问中国时,在上海的一所大学向在场学生介绍了他对于发展中法关系的愿景。 当然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定期访问中国的不只是这些欧洲大国。比如在去年4月芬兰总统到访中国期间,签署了《建立新型合作伙伴关系声明》。在此后的9月,芬兰总理到访中国。 可以说捷克外交部长卢博米尔•扎奥拉莱克这次访华是接替2014年4月24日代表英国主持中英两国间在卫生、文化、传媒、科研、体育等领域,名为“交流互鉴,共享未来”的最高级别对话的英国卫生部长侯俊伟(Jeremy Hunt)。同时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也在2014年4月24-28日期间第二次访问中国,访问期间与她与中国国家主席和总理进行了会谈。 反过来看,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到达他欧洲之行的首站荷兰时,他的“空军一号”由荷兰皇家空军的战斗机全程护航。在机场受到了皇家成员接机,检验仪仗队和鸣放礼炮等最高规格的迎接仪式。中国国家主席与荷兰首相,议会主席进行了会谈,参加了中荷经贸论坛的开幕式。在荷兰国王和王后的见证下,中国第一夫人将新品种郁金香命名为国泰(Cathay),也就是荷兰语中对于古中国的称呼,荷兰语原意为“盛世之国”。 本文无法详细描述中国国家主席的欧洲之行,只能简单阐述。中国国家主席在比利时、法国或德国也得到了同等高规格的接待。中国与法国,中国与德国均签署了政治上的全面战略伙伴协议,而在经济方面也与到访国签订了总金额超过几十亿欧元的多个协议。 中国国家主席在欧盟总部与所有的关键人物会面 – 欧洲理事会主席、欧洲议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他们一致认为,欧盟和中国之间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将在塑造全球秩序上发挥重要作用,双方也谈到了双边贸易协定。 以上所述均为事实。不可否认,我们不但没有放弃我们的西方同盟,而是与时俱进,虽然已落后多年。捷克的对华政策在欧洲一直属于独行一方,而如今的执政党回到欧洲对华主流外交政策的意愿值得赞赏。 我也想简述一下此次中国行的其他方面。不像米罗斯拉夫•卡卢赛克所说,捷克政府的对华政策不违背我们有着25年历史的维护人权的基本国策。目前捷克政府的对华政策明确遵守捷克与中国在1999年和2005年签署的联合申明的基本原则。值得一提的是,第二份联合申明的起草者正是当时代表捷克天主民主党的外交部长西里尔•斯沃博达,而当时的捷克天主民主党主席正是如今TOP09党副主席米罗斯拉夫•卡卢赛克。米罗斯拉夫•卡卢赛克在当时未公开反驳政府的一个中国政策和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性的立场及申明的其他条款。 捷克政府申明中关于中国领土完整性和西藏问题的那些比较敏感的部分与中国和法国右翼总统,而非左翼总统,尼古拉•萨科齐的联合申明保持一致。保守党或天主民主党政客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或英国首相卡梅伦也接受内容基本一致的申明。相同的申明也被绝大部分其他欧盟成员国政府采纳。欧洲的现代对华政策不是左翼政府的单边政策,就如摩尔克拉斯在自己的文章中想引导公众对于捷克社民党的观点。 需要提醒的是,欧盟成员国在于中国对话时不回避敏感话题,但也不选择黑白的世界观,这个在捷克社会中普遍存在的对抗形态。而是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多样性和尊重文化、文明和宗教传统发展的大背景来理解人权政策。而除了政治权力,也重视社会或环境保护权力。 中国需要欧洲,欧洲也需要中国,默克尔、卡梅伦、奥朗德、欧盟领导和大部分欧盟成员国领导充分意识到了这点。所以与中国建立了平等相待、相互尊重、相互了解的对话机制。 卢博米尔•扎奥拉莱克的中国之行没有如摩尔克拉斯所说的跨越任何界限,抛弃我国的西方盟友或欧盟的价值观。 事实正好相反,如果可以成功建立达到欧洲的正常水平的捷克与中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不但能加深捷克与中国间的双边关系,同时也能促进中欧与中国乃至欧盟与中国间的关系。每个政策的基础,特别是外交政策,正是对话和相互交流,而这正是我国与中国之间多年来欠缺的关键。   雅罗斯拉夫•德沃吉克,捷中友好合作协会监事会主席 资料来源: 议会报  

了解更多 ›
政府改变与中国的关系

政府改变与中国的关系

捷克政府15年来首次派出外交部长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   博胡斯拉夫·索伯特卡内阁在今天的政府例会上批准外交部长对中华人们共和国(中国)进行友好访问。此前最后一名访华的捷克外长是1999年来华访问的杨·卡万。 应中华人们共和国外交部部长王毅邀请,捷克外交部部长路博米尔·扎奥拉莱克于2014年4月28日至30日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捷克政府通过了这一决定,与欧盟其他国家如法国、德国或英国统一步调,开展与中国有效的对话,发展更加频繁的经贸和政治联系。 访华期间捷克外长路博米尔·扎奥拉莱克将会与中国外交部王毅部长、国务委员杨洁篪先生、中国商务部领导及中国国家旅游局局长见面。 会谈主要议题是本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捷克共和国政府于1999年和2005年发表的联合声明中确定的原则,进一步深化合作。捷克共和国希望符合欧盟和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建立与其他欧盟国家同等水平的对华关系。 “捷克共和国希望与中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就如中国与德国、法国或英国一样“,捷克总理博胡斯拉夫·索伯特卡说,同时他补充道:“捷中关系的发展是我个人首要关注的事务之一,我们希望两国建交65周年成为相互在新时期开展合作的开端。捷克前政府忽视与中国建立经贸伙伴关系,其行为违背了捷克共和国的利益,也与主流发达国家的对华政策相悖”。 捷克共和国希望加强双边投资,促进并简化商贸关系,拓展在科技、民用飞机和航空工业、教育、能源和农业领域的合作。同时捷方有意愿在摩拉维亚西里西亚为中国投资企业建立经贸科技园。 捷克政府重视两国旅游合作,支持开通直航。捷克外交部采取了一系列全新措施,使旅游签证的签发时间最长不超过4个工作日,并为中国企业家提供长达5年的多次往返签证。 “以互信和理解为基础恢复高层对话,可以全面挖掘两国的合作潜力。我们希望吸引更多的中国投资企业、游客、学生和科研人员。同时我们希望为中国提供先进的技术和现代化的工业。”捷克外交部部长路博米尔·扎奥拉莱克说道。 会见期间双方也会就进一步加深卫生、地方政府和文化领域即有的优秀合作交换意见。同时双方会关于两国建交65周年筹备庆典活动,及布拉格2014中国投资论坛作为中东欧16国与中国的合作项目之一展开沟通。 今年6月工贸部部长和卫生部部长将会访华,这会是继外长后捷克对华的另一轮高层访问,捷克共和国总统和总理也计划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资料来源: www.vlada.cz 视频:政府改变与中国的关系  

了解更多 ›

Dnešním dnem spouštíme nové webové stránky

友协新网站今天正式上线

了解更多 ›

Delegace vedení Komory se účastní Boao Forum for Asia

捷中友好合作协会高层出席博鳌亚洲论坛

了解更多 ›
2013中国投资论坛带来了挑战与机遇

2013中国投资论坛带来了挑战与机遇

以华沙倡议 – 挑战与机遇为主题的2013中国投资论坛于2013年11月12-14日在布拉格举办。捷克共和国总统米洛什•泽曼先生为此次活动提供了名誉支持。众所周知,,泽曼总统对推进捷中关系、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一直持有积极正面的态度。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捷克共和国大使于庆泰阁下和捷克共和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利博尔•塞奇卡阁下也对2013中国投资论坛(CIF2013)提供了名誉支持。   2013年11月12日中国投资论坛在布拉格市民会馆内举行的开幕晚宴成为了发展中捷关系的重要社会活动。捷克总理伊日•鲁斯诺克作为晚宴的主人欢迎了与会嘉宾。捷克前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和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秘书处秘书长、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宋涛发表了重要讲话。       鲁斯诺克总理在发言中指出,非常高兴可以配合主办方组织这次晚宴,并成为它的主人。总理强调,虽然他的内阁执政时间不长,但是非常愿意发掘捷中两国关系中的巨大潜力。“我非常高兴可以迎来这么多来自中国的嘉宾…我相信中国投资论坛将会为我们创造更多的商业机会,同时加强两国文化、社会、体育、卫生及其他领域的合作。”总理预祝论坛圆满成功。此后塔里赫室内交响乐团演奏了象征捷克文化的经典曲目 – 贝德里赫•斯美塔那创作的《伏尔塔瓦河》及《高堡》。       晚宴期间两名重要嘉宾做出了精彩的演讲。一名是捷克前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先生。“组织该论坛代表了我方,也就是捷克共和国对展开及深入对华经贸关系的真切意愿。中国是全球人口最多,最近三十年发展最快的国家。我们愿意加深与贵国及地方的关系“瓦茨拉夫•克劳斯先生说道。 秘书长宋涛先生继捷克前总统发言,表示非常荣幸参加本次论坛及其开幕晚宴。“借此机会,我谨向论坛的组织者表示衷心的祝贺,向关心和支持中捷关系发展的各界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宋涛先生同时对瓦茨拉夫•克劳斯前总统对他长期为中捷关系作出的贡献表示了感谢。   “中国投资论坛是在中捷关系积极发展的背景下举行的一次重大活动,是中捷传统友谊在新时期绽放出的新花朵。中捷两国有着深厚的传统友谊。⟪鼹鼠的故事⟫、⟪好兵帅克⟫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以斯科达汽车为代表的捷克产品也走进了中国千家万户。中国古诗有云:“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中捷两国虽然相隔万里,但两国人民之间的情谊并未因此疏远。”宋涛先生深情地说道。 2013中国投资论坛受到了两国友好人士的关心与支持,其规模空前,正是中捷友好的集中体现。“这表明中捷传统友谊在新时期焕发出了新的活力。”宋涛先生说道。 宋涛秘书长的发言中谈到了很多建设性的想法,中捷两个的经贸领域具有很高的互补性,有很大合作潜力。他表示中国投资论坛是中捷双方进一步加强互利合作愿望的重要象征。   第二天是中国投资论坛的主论坛日,举办地点在布拉格堡西班牙大厅。众多嘉宾出席会议并做了精彩发言。第一板块议题是“相互尊重、平等是双方建立互利互惠的基础”。第二板块议题为“加强双边的地方及城市合作,支持旅游”。第三板块议题是“加强中捷经贸、金融合作,推动经济增长”。主论坛日结束之后进行了闭幕晚宴。投资论坛最后一天为各界代表团安排了点对点的双边会谈。      

了解更多 ›